欢迎访问关于 腾龙公司怎么开户-13388830283(开户咨询)!
 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 » 正文

虎移龙作——日本梅舒适篆书对联鉴赏

时间:2017-08-01 13:51 来源: 作者:沈鸿根 点击:3257次

        大凡篆刻家都善书,正如国画家都善书一样。不论篆刻家也好,国画家也好,倘不善书,决难成为篆刻名家、绘画高手。日本现代印坛头面人物梅舒适,不仅精于篆刻,而且擅长书法,名震海内外,也是顺理成章的事。

        梅舒适,大正三年(1914)出生于大阪府。专攻篆书与篆刻,师事河西迪洲先生。本名稻田文一,因酷爱梅花又崇拜吴昌硕,以吴昌硕墓在超山,而超山多梅,故取现名,从中可见其才情和品性。历任每日书道展书道运营委员、理事、“日展”理事、日本书艺院理事长、日本篆刻家协会会长。曾被聘为中国西泠印社理事。荣获过“日展”特选两次、内阁总理大臣赏。著有《篆刻的学习与进步》一书。

       “虎移泉眼,龙作浪花”这副篆书对联,刊登在《中国书法》杂志上。

        此书以狼毫浓墨作篆,用笔极率意,不以工拙为念。点画不圆润而老辣,结字不规整而错落。其体势不似秦小篆,与《石鼓文》也不同,直接取法三代鼎彝,而出之以爽利的笔势,颇有金石味。这是篆刻似的篆书!

        在布白上,不求均衡;在结构上,打破平衡,是此书较为显著的特点。正因为如此,首字“龙”和“虎”两字特大,统领全局,而其余六字则分两行或大或小组合在一起,其中密里有梳,随机地留下空白,起着透气的作用。如此结体,如此布白,显然借鉴了篆刻的艺术手法,视觉效果不一般,元气淋漓,风神十分洒落。

        梅舒适此书,看上去比较现代,其实扎根在传统。他不仅说过“必须从基础着眼,从头做起”的话,而且还认为吴昌硕的篆书,“有难以承受的魅力”。但在具体学习,他吸收了“吴昌硕作品的良好风格”,又“消除其习气”,所以能遗貌取神,“得意”而“忘形”,从而溶入了日本民族的风味,创作中显示出自己强烈的个性风格。这件作品,粗犷的力和拙朴的美糅合在一起,不同于吴昌硕之处,就是雄浑不及,恣肆过之。

        沙培其先生称此书:“首字‘龙’和‘虎’作不平衡处理,造成统领全篇之势,并与下面的三个字一起加以协调;字画中往往产生瞬间的割裂,形成果断的虚饰,大有蔡中郎‘飞白’意,从而产生强烈的节奏感。“

         我也很欣赏此书的”强烈的节奏感“,非常钦佩梅舒适的协调能力,但在”实处有妙境,而虚处更多佳意“的布白中,我横看竖看,左看右看,总觉得”龙、虎“两字太大了些,大得”出人头地“,与其他字难以统一。为此,初看尚夺目,久看则别扭,我不知这是得呢还是失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0
网站公告
图片新闻
书法理论

名誉顾问:沈鸿根 顾问:柯昌福

艺术指导:徐容川
柯昌福
沈鸿根

网站地址:沪南路2157号1715室 邮政编号:200127
专用邮箱:784890328@qq.com 联系电话:13122456476 沪ICP备16037625号 Copyright® 2014-2016